菜单

We use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service we can. Click 'I ACCEPT' if you're happy with this and want to carry on browsing, or if you want to learn about cookies and how to manage them find out more here.

Read More

 

英文原版博客

黑皮诺峰会第一天

1月27日我们来到了威灵顿,正如新西兰人给这个城市起的名字一样“风城威灵顿”,除了大风之外,天气还是非常好的,白天大概是25度,晚上16度。

到达酒店,登记入住,当天下午我们在威灵顿市政厅为峰会注册。整个场地是放在了威灵顿海滨,无敌的美景!
黑皮诺峰会早上9点在市政厅开始,首先由Matt Kramer(35岁,葡萄酒专栏作家,并持续为《葡萄酒观察家》杂志写作);他的主题是“无神论者可以酿出好的黑皮诺吗?”最后的答案是“不”。他指出在七,八百年前西多会的修士在勃艮第种下黑皮诺去聆听和表述上帝的声音,这也是每一个葡萄园,不同的区域最早的来源。他也同时指出,新西兰确实酿造出了一些世界上最好的黑皮诺,但还是没有到达勃艮第的高度。而他的解释就是,新西兰酿酒师拥有所有酿造好酒所需的技术和知识,所以2加2等于4,但要酿出真正顶级的酒,2加2应该等于5。非常有趣的看法。

随后上台的是Sam Neill,Sam Neill在中奥塔哥拥有葡萄园,自己种植黑皮诺,同时他也是个著名电影演员。他的演说非常幽默。他说所有的黑皮诺生产商都是“可怜虫”,因为他们全都无法进入那间老房子(指勃艮第),而没有人想要收留他们。他还不小心把新西兰总理John Key和“可怜虫”放在了一个句子里,在这里当然意指是好的。在进入这个英语国家的语法和类比几天之后,我猜他说的并不是一件坏事吧……

早上的演讲结束休息片刻就进入了品酒时间,三个产区,先选其一。我的第一个产区是马尔堡。每一个产区都有一个简短的介绍,所有的酿酒师也都在场,随后开始品尝2010年份。必须指出,要尝遍36个酒庄的黑皮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非常累人。大多数酒都还很年轻,青涩而冲撞,扎口的单宁和高酸度。其中有几款现在已经非常适合饮用,比如新玛利庄园珍藏黑皮诺,可以在年轻时饮用,但陈年之后也能展现出优秀的风采。非常圆润,扑鼻而来的果香,平衡,结构完整。峰会的布场非常好,从一个个展台往下走,与每个酿酒师聊天,到最后,就可以很好的了解每个亚产区的差异;气候,土壤,以及这些因素带来的影响。

午餐基本上是来自中奥塔哥,马尔堡,马丁堡(包括尼尔森和坎特伯雷)三个地区的有机产品。其间葡萄酒大师Lisa Perotti Brown做了演讲,讲述市场营销的重要性,以及问正确的问题;新西兰黑皮诺如何能够在市场中找到一席之地;消费者是如何看待黑皮诺的;他们愿意花多少钱买你的酒;又会为了什么场合而买你的酒。这些的确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午餐之后回到了之前品酒的产区,进行一场关于该产区的讨论;对品尝过的酒给出自己的看法;互相交换自己的品酒笔录。这个部分通常是由一个有名望的人来主持,例如酿酒师或者评酒师,同时还有酿酒师和酒评师组成的评委团,以此组成一个有建设性的研讨会。讨论结束之后回到之前的品酒室品尝同样酒庄老年份的酒。这个工作相对轻松一些,葡萄酒都已经比较成熟,表现出迷人的魅力;更加容易接受理解。2007年的新玛利庄园单一葡萄园Southern Clays Pinot Noir,和旁边的Taylors Pass 单一葡萄园黑皮诺进行了对比。这是整个房间里我试过最平衡的一款酒;Taylors Pass展现出悠长的回味,每一种香气都非常到位:黑色,红色浆果,柔滑香甜的单宁和细致的酸度;悠长的余味。而Southern Clay则表现出细腻的矿物质气息,这应该是来源于它生长的黏土,同时有非常好的结构和平衡。
两款酒都让人回味无穷。当然还品尝了更多的酒,但这里写不下啦……

一天结束之后,一顿美味的晚餐,终于等到来之不易但充足的睡眠。

待续……



分享到: